• 与政策无关的党派冲突:与弗朗西丝·李对话

    安迪·费奇采访了《没有安全感的多数:国会和永恒的竞选》一书的作者弗朗西斯·李。

    论劳伦斯·韦斯切勒的《趋同:当生活模仿艺术》

    作为劳伦斯·韦斯切勒(Lawrence Weschler)趋同作品的粉丝,凯瑞·弗兰(Kerry Folan)在自己的历史中发现了生活模仿艺术的时刻。

    从免费鞋子到肩部手术:随机主义者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

    Andrew Leigh讨论了由“随机主义者”进行的随机试验如何帮助我们了解世界。

    Avital Ronell事件对职业现状的启示

    Marjorie Perloff在回应Jon Wiener的BLARB文章时,对Avital Ronell案发表了看法,认为“真正的受害者是大学。”

    公路车祸:伊迪丝·华顿的伊桑弗罗姆

    伊迪丝·华顿(Edith Wharton)的小说《伊桑·弗罗姆》(Ethan Frome)反映了作者不满意的婚姻,并说明了人们如何被现实的义务所困。

    有趣、凌乱、真实:开启避孕套和热水浴缸不能混为一谈

    Suhasini Yeeda评论“避孕套和热水浴缸不能混在一起:尴尬的性行为选集”。

    洛杉矶的天窗书店

    洛杉矶的天窗图书是LARB鲁莽读者计划的一部分,会员可以获得特殊津贴和折扣。

    睡眠作为自我保护:奥勃洛莫夫而且我的休息和放松年

    洛里·费瑟讲述了两个沉迷于睡眠的英雄,一个是奥特加·莫什费格(Ottessa Moshfegh)的《我的休息与放松之年》(My Year of Rest and Relaxation),另一个是伊万·贡恰罗夫(Ivan Goncharov)的《Oblomov》。

    Facebook的社会。这有关系吗?

    摘自罗伯托·西曼诺夫斯基的《Facebook社会:在分享自我中迷失自我》,由苏珊·h·吉莱斯皮翻译。

    无附加条件:全民基本收入的一个论点

    随着现代经济的迅速变化和发展,全民基本收入为美国的贫困问题提供了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。